百名村醫踏遍深山勇“戰疫”-黑白无常的来历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百名村醫踏遍深山勇“戰疫”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9日 06:47:12

百名村醫踏遍深山勇“戰疫”

大山裡的村莊,疫情防控的末端。寒風凜冽,在京北延慶,220多名鎮醫、村醫奔走在蜿蜒曲折的大山、溝壑里,用擔當和腳步排查一例例返京和重點人員,做好大山村民的健康守門人和心靈慰藉師。  阻擊疫情進村  上周三,海拔千米以上的大栜樹村氣溫驟降、直逼零下十度。下午兩點,楊占瑞特意在羽絨服里再加一件羽絨馬甲,穿好白大褂,戴好帽子、口罩,跨上摩托車,出發向三道河奔去。  楊占瑞今年71歲,是大栜樹村惟一一名村醫。位於千家店鎮的大栜樹村,是距離北京城區150多公里、藏在延慶東部深山的山村。說是一個村,實際下轄三道河等5個自然村,共350戶、780多口人。楊占瑞任村醫46年來,一直擔任著780多位村民健康告急時的第一問診人。  今年,因為疫情突發,楊占瑞的工作發生了不小的變化。上午,要在村衛生室接診、開藥,下午,便要出診。60歲以上老人、高血壓和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是他的重點出診對象。這天,他正要問診的是常年患有高血壓的任書平。  “來,右胳膊先夾上體溫計,左胳膊伸出來量個血壓。”一到任書平家,楊占瑞最先關註的就是她的體溫和血壓。體溫36.5攝氏度,血壓90/140。“體溫正常,但血壓還是高,藥得按時吃。上次鎮衛生院開的三樣藥我瞧瞧還有多少。”“這些日子鬧疫情,在家獃著別出門,早晚各量一次體溫,高於37.3度就給我打電話。”楊占瑞耐心問診、事無巨細囑咐著。任書平連連答應、不住地表示感謝。  辭別任書平家,楊占瑞又匆匆奔往村南口的防疫崗。原來,疫情發生以來,村子大部分路口封鎖,留下六個出入口,由村幹部、保安值守,測體溫、登記。每天下午,擔任防疫衛生員的楊占瑞六個出入口都要巡查一遍,看看人員進出情況、有無體溫異常等,一旦發生情況,及時進行醫學隔離,最大程度阻擊疫情進村。  上門排查不漏一例  在距離千家店鎮80餘公里的延慶鎮,自疫情發生以來有數十位返京人員居家觀察,二十多天來,鎮醫、村醫們挨個上門問診排查,不少一戶、不漏一例。  農曆豬年臘月二十八,已是晚上十點多,延慶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醫生劉海燕和工作人員來到司家營村的湖北返京人員家門口,這是延慶鎮排查的第一位、也是劉海燕排查的第一位湖北返京人員。  “接到通知時,說實話,我有點緊張。”劉海燕說,“但直面疾病是醫生的天職,只要做好防護,病毒就無可乘之機。這麼想著,就不緊張了。”裹緊衣領、戴好口罩,她敲響了返京戶的門。  在農家院里,劉海燕先遞給這位返京人員一支體溫計,五分鐘後,顯示體溫正常。於是,倆人相隔一米遠,劉海燕對他進行了詳細的流行病學史和病情問診。“什麼時候離京的、返京的?”“期間去了哪裡、接觸了哪些人?”“身體有無異常,有沒有發熱、咳嗽?”倆人一問一答,劉海燕一一詳細記錄。  告別這戶,劉海燕又奔往下一戶。從當晚十一點到第二天凌晨三點,劉海燕共排查了三位湖北返京人員,均無異常,她才安心地回到了鎮里。  從那天起,延慶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成立兩個疫情排查組,兩組輪換,從白天到夜晚,地毯式上門排查,並動態跟蹤居家觀察戶情況。  堅守防疫火線  如果說村、鎮是篩查疫情的第一道防線,那作為新冠肺炎定點發熱門診的延慶區醫院,則是距離病毒最近的火線。  分診、接診、檢查、會診、留觀、轉診、核酸檢測……在延慶區醫院發熱門診,作為疾控科科長的韓建山大夫,每一天都上緊了發條。從收治第一例醫學觀察病例起,韓建山密切跟蹤每一位留觀者的就診過程。最忙的一天,發熱門診留觀了6名醫學觀察患者,全科瞬間壓力山大。但韓建山不卻步,他和同事們加強預檢分診管理,從制度流程上把疫情在院內傳播可能性降到最低。在那幾天里,他和同事們密切關註每一個患者的具體情況,直至確認排除疑似病例,患者離院,才鬆了口氣。  連續十多天,韓建山和疾控科的同事們每天都要工作17個小時以上,妻子最初還會打電話問他回不回家,後來通過整齊的被褥、鍋里一口沒動的飯菜,確認他又徹夜未歸。  京郊動人的抗疫故事還有很多。十餘天來,永寧鎮社區衛生中心預防保健科醫師杜昊天,一個人配合相關部門對返京人員開展了110餘次日常檢查;在千家店鎮大栜樹,不止楊占瑞,來自千家店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家庭醫生們也通過電話關照、上門問診,守護著全村人的健康安全。疫情發生以來,全村沒有湖北返京人員,也無疑似或確診病例。截至昨天,延慶全區確診病例為一例。  “醫護人員往前一步,就能保護我們身後的群眾,我必須竭盡全力!”韓建山說。眼下,雖然返京人員居家觀察的數據每天都在變化,但大家越來越有信心,只要眾志成城,一定能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

原標題:百名村醫踏遍深山勇“戰疫”

百名村醫踏遍深山勇“戰疫”